Discuz! Board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209|回復: 0

民間故事:姑娘借錢回家,途中有醉汉欲行不轨,她扔錢袋逃過一劫

[複製鏈接]

999

主題

999

帖子

3007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3007
發表於 2024-5-8 14:26:1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明代年間,宁國府承平县往西二十里有個依山傍水,風光奇丽陈家村,那年尾月全村的老老极少,都在為春節的事變忙在世。

但是村里却有一個密斯躲在屋里偷偷地抽泣,由于她為了春節新買的米面粮油,另有攒的二两銀子被隔邻的大伯大娘给抢走了。

密斯名叫陈青兰,芳龄十六,亭亭玉立,样子娟秀,性情荏弱,她十三岁的弟弟青山在县城书院读书,眼看着就要放假回家了,另有個六岁的mm青凤在村里顽耍。

青兰哭了一會,擦干了眼泪,朝着她怙恃的灵位磕了几個响頭,她說道:“爹,娘,你们安心,长姐如母,我會赐顾帮衬好弟弟和mm的……”

突然,大門吱呀一声被打開了,青凤說道:“阿姐,我哥哥回来了!”

青兰赶快擦了擦眼泪,但是仍是被弟弟和mm看出来眉目,青山說道:“阿姐,大伯他们是否是又抢咱们家的工具了?我這就找他们理論去,把工具拿回来!”

“對,阿哥說的對,我陪你一块兒去!”青凤見到哥哥满腔怒火的模样,拉着哥哥要出門。

但是青兰怕他们亏损,赶快拉住他们說道:“你们哪里都不许去,且不說大伯和大娘都很難缠,那两個堂兄也不是好惹的啊!”

自從青兰的怙恃归天以後,青兰就成為了家里的主心骨,弟弟和mm出格听她的话,青山和青凤听姐姐這麼一說,没有出門。

不外青山問道:“阿姐,他们每次都如许,變着辦法地欺侮我们家,此次又是為了啥?凭甚麼抢咱们家的工具?”

青兰說道:“大娘說爹生前借了他们家五两銀子,我問他们要根据,她說村里人借錢都是口頭說的,没有字据,說完就带着家里的人把工具抢走了。

實在我晓得是阿谁喜好赌博的堂兄借了他人的錢,借主逼着還债,說不還债就打断他的腿,他们家不敢欺侮他人,就只能欺侮我们家了。”

青山怒道:“他们家每次都是如许,變着法的来欺侮我们,前次說咱家的猪毁了他们家的庄稼,硬是把一袋米给抢走了,等我长大了,定會讓他们都雅的!”

“算了,再怎样說,他们也是咱们的尊长,今後的事變今後再說吧!我们先用饭吧!”青兰說完,起頭去做饭,弟弟mm也在厨房帮手。

饭間,青山忽然說道:“阿姐,過完年,我不去书院读书了,我筹备在家庇護你,帮你挣錢養家。”

青兰放下碗筷,朝气地說道:“混闹!你晓得你能在县城的书院读书有多不易嗎?

我求了師长教師很久,他念在爹曾救過他的命,咱们爹娘都不在了,家里其實是坚苦,他才免了你的膏火,你怎样能說不念就不念呢?”

“阿姐,我真的不忍心你為了我,為了這個家那末辛劳,還常常被隔邻的欺侮!”青山看着骨瘦如豺,一脸蕉萃的姐姐青兰,含泪說道。

青兰見弟弟如斯懂事,深感欣慰,當她想起父親临终前的嘱托,更深知肩上的责任重大。

青兰的父親陈峰生前固然只是個乡下土郎中,可是他醫術高超,不但能给人看病,四周村里的牲畜患了病,他也能帮着瞧一瞧。

因為陈峰醉心醫術,迟误了婚姻大事,年過三十才娶了青兰私密貼,的母親沈氏為妻,二人婚後十分恩爱,沈氏前後為陈峰生下一女一兒,就是青兰和青山。

但是在沈氏怀青凤的時辰,邻近出產的她也不忘劳作和赐顾帮衬两個孩子,成果在晾晒草藥的時辰,失慎摔倒,致使早產。

偏巧那天陈峰出診不在家,沈氏難產而亡,陈峰悲哀万分,自责不已,一晚上之間苍老了很多,再加之他常常以身試藥,致使疾病缠身。

一年前陈峰病逝,临终前他對青兰說:“兰兒,為父一辈子行醫,救人無数,但是恰恰没能救了你娘,我是该下去好好陪她去了。

我走以後,家里的重任就要落在你的肩上,你弟弟青山聪明勤學,未来必有前程,莫要讓他停了學業,你mm青凤還小,莫要讓她被人欺侮啊……”

以是當青山說不忍心她那末辛劳的時辰,青兰說道:“弟弟,爹临终前特意叮嘱過我,不克不及讓你停了學業,就算没有爹的嘱托,我也不會讓你辍學的。

我吃點苦,受點累,哪怕是被隔邻的欺侮,這些算不了甚麼,等你有前程了,好好贡献阿姐就是了。”

但是青山說道:“阿姐,杨師长教師辞职归里了, 来岁他不在书院讲课了,来岁的膏火生怕免不明晰,那但是五两銀子啊!阿姐,你就承诺我吧!”

五两銀子對有錢的人家,也就是一顿饭的事變,但是對青兰来讲,必要辛劳一年才能委曲挣到,都交了膏火,一家人吃啥?更况且隔邻的那家還老是惦念着他们。

虽然青兰晓得很難,可是她仍是咬咬牙說道:“膏火的事變你不消费心,姐姐會想法子的!再過半年,你就要加入童生試了。

据說前十名成為廪生,官府每一個月给廪米六斗,每一年發廪饩銀四两,你努把力,考進前十,我和mm可要随着你纳福了,今後如果中了举人,進士,更是光宗耀祖了。

再說青凤也懂事了,适才還說今後不出去玩了,帮我干活呢,咱们可以挖竹笋,采草藥,采山貨,另有采茶,家里的收入會增长的,青凤你說是嗎?”

“是的,阿姐,我今後帮你干活,挣錢,讓哥哥好好读书,今後讓咱们随着纳福!”青凤見姐姐問她,赶快拥護道。

青山說道:“阿姐,你怎样晓得的比我還多啊?但是廪生哪是那末轻易考的啊?”

青兰見弟弟有所松口,她赶快接话道:“怎样,你對本身没有信念嗎?”

“我却是有信念的!但是我们去哪里凑够五两銀子的膏火啊?阿姐,你仍是承诺我,讓我留在家里陪你吧?”青山急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莫非你不信赖姐姐?你的膏火我會帮你解决的,你就给我好好读书吧。”青兰固然嘴里說得信念實足,但是她的内心却没有底。

究竟结果青山很過完年就要開學了,她從哪里凑那末多錢?以是青兰一邊用饭,一邊谋略着過完春節,该去哪一個親戚家借錢?

但是青兰一想到怙恃不在以後,親戚们見她家里只剩下三個孩子,都避而远之,谁會借錢给她呢?想起這些,青兰不觉有些頭痛。

虽然這個春節没有新衣服,也没有大鱼大肉,也鲜有親戚来走动,可是青兰有弟弟,有mm,一家人平安全安地在一块兒,她感觉比甚麼都幸福。

特别是青山和青凤固然仍是孩子,可是他们都可以或汽車刮痕去除劑,许理解姐姐的辛劳,趁着還没到春節,青山帮着砍柴,挖冬笋,青凤也帮着采山貨,他们想尽法子多挣些錢。

到了正月初十,青兰思来想去,感觉其實没法子凑齐青山的膏火,决议去趟县城借錢,临行前,青兰带上冬笋和之前晾干的山貨,她只是說去县城賣個好價格。

這是青兰第一次去县城,并且仍是一小我,途中必要翻山過河,還背着一個背篓,此中的艰苦可想而知,但是為了弟弟,她感觉一切都值得。

青兰進城後,探問了好久,她找到了城东的冯记杂貨铺,只見店肆里有個年青的妇人,怀里抱着一個孩子,妇人看着年青標致的青兰,問她要買甚麼工具?

“大姐,我找冯繁華,请問他在家嗎?”青兰怯怯地說完,妇人带着敌意的眼光盯着青兰說道:“你是谁?你找他干嗎?”

妇人見有密斯来找本身的相公,仍是长得標致,不禁得胡乱猜疑了起来,她刚想問青兰為甚麼要找她的相公。

突然從後院走出来一個男人說道:“娘子,谁找我?咦,你是谁?我仿佛不熟悉你!”

妇人朝气地說道:“好啊,你居然在外面熟悉了密斯,還說不熟悉?人家都找上門来了,你還想狡赖?”

“娘子,你的脾性能不克不及改一改?不要老是捕風捉影,先問問清晰行不可?”冯繁華說完,青兰的心境跌到了谷底。

由于青兰本想来借錢的,但是眼下的環境,两口兒顿時就要吵起来了,這妇人如斯利害,哪里還能借到錢?

青兰想分開,但是借不到錢,弟弟的學業岂不是要荒疏?以是青兰咬咬牙說道:“年老,大姐,我是陈家村陈郎中的女兒,我叫陈青兰。”

冯繁華一听,冲动地說道:“娘子,她就是我常常跟你提起的恩公的女兒,固然我没有見過,可是我听陈郎中說過,阿谁時辰,她應當有十岁了。”

妇人見本身误解了青兰,脸上登時露出了笑脸,她立即說道:“是如许啊,快進来坐坐,我常听我相公念道這件事變。

几年前,他仍是杂貨铺的店員,帮掌柜的去乡間收山貨,那几天他傳染了風寒,身體不适,但是掌柜的讓他非去不成。

我相公只好去了,成果在途中晕了曩昔,幸亏碰到了在外出診的陈郎中,想必就是你的父親,是他救了我相公。”

青兰的父親在临终前跟她說過,未来碰到了甚麼坚苦可以到县城找冯繁華,但是青兰仍是张不启齒借錢。

幸亏冯繁華說道:“密斯,這是我娘子刘氏,性情有些凶暴,你别介怀!對了,你爹還好嗎?”

青兰看着目生的冯繁華佳耦,突然有種很親热的感受,見冯繁華問到父親,不禁得一阵心伤。

在弟弟和mm眼前一贯很顽强的她,不由得眼泪流了出来,她含泪将家里的環境說了一遍,另有被大伯大娘欺侮的事變也說了出来。

刘氏一听怒道:“怎样說你爹和你大伯是一奶同胞的親兄弟,他们怎样可以對你如许?真是气死我了,如果我在,非跟他们打一架不成。

青兰,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你可不克不及由着他们,该挣的仍是要挣!否则你们三個孩子日後的日子可怎样過啊?”

冯繁華赶快說道:“娘子,你這是怎样劝人的?他们三個都是孩子,人家是大人,另有两個堂兄,跟他们斗必定亏损!

青兰,我的命是你爹救的,我昔時對他许诺過,如果碰到甚麼坚苦,可以来县城找我,我必定大力互助,你說,我能帮你的必定帮你!”

“冯年老,大嫂,我,我想跟你们借點錢,你们安心,我本年必定會還你!”青兰固然欠好意思启齒,可是她見冯繁華语气果断,她仍是說道。

冯繁華一听要借錢,皱了皱眉說道:“嗯,青兰啊,我筹备把我的杂貨铺扩展一些,手頭有點紧!不晓得你要借几多?另有你為甚麼要借錢啊?”

青兰内心一沉,看来借錢真的很難!她說道:“我弟弟在县城书院读书,必要五两銀子的膏火,他很聪慧,師长教師說他必定能出人頭地,不去读书了惋惜!若是你们不便利,我再想此外法子。”

“要不,要不,我先借你......”本想借给青兰二两銀子的冯繁華话未說完,刘氏說道:“相公,要不甚麼?

你常常跟我念道你的恩人,怎样他人有坚苦了,你就如许了呢?杂貨铺扩展的事變,等個一年半载有甚麼瓜葛?她的弟弟不克不及上學,那但是迟误了人家一生的大事!

青兰,錢在我手里,我借给你。你别怪我相公,他也是想扩展铺面多挣些錢,讓咱们娘俩過上好日子,你别介怀。”

青兰听到這里,冲动的差點哭了,明明是她来借錢,怎样還要讓她不要介怀呢?不外她仍是看了一眼冯繁華。

冯繁華赶快說道:“青兰,你大嫂說得對,我不是那種利令智昏的人。”

青兰冲动的要给冯繁華佳耦叩首谢恩,刘氏拉着她說道:“青兰,你真是個薄命的孩子,你就别跟咱们客套了。”

青兰赶快将一旁的背篓递给冯繁華說道:“年老,大嫂,這些是我带着弟弟mm上山挖的冬笋和一些山貨,请你们務必收下。”

“這怎样能行?這但是你们辛辛劳苦弄来的。”刘氏赶快辞讓,冯繁華看了一眼背篓,拿起摆放整洁的竹笋,另有晾晒清洁的山貨,想了想。

“相公,你不會想收青兰的工具吧?”刘氏有些朝气的說道,冯繁華赶快說道:“娘子,我不是這個意思,咱们杂貨铺不是常常收山貨嗎?

归正收谁的都是收,我看青兰的這些山貨就很好,我想把這些山貨收下来了,此外青兰啊,你今後多采些山貨放在家里。

到時辰,我讓我的店員去你们村里收,如许也能讓你增长一些收入,否则你一小我既要赐顾帮衬mm,還要供弟弟念书,怎样吃得消啊?”

刘氏拿出五两銀子,此外另有些铜板递给了冯繁華,笑着說道:“相公,你這麼想就對了,看来我没嫁错人!快把錢给人家!”

冯繁華能借錢给青兰,已讓她感触莫大的恩德,更况且他们還斟酌的那末殷勤,青兰冲动不已,她硬是将冬笋和山貨送给了冯繁華佳耦。

青兰見天气不早,她要在入夜前赶回家里,否则走山路很伤害,以是她掉臂冯繁華佳耦的挽留,千恩万谢以後,仓促忙忙的往家里赶。

青兰穿太小镇,翻過一座山坡時,已是薄暮時美白牙膏,分,幸亏再有两三里路便可以抵家,此時的青兰身上已出一层薄薄的汗,奔走了一天的她有些怠倦。

青兰見前面有块大石頭,便坐了下来打開水囊,筹备喝口水苏息半晌,然後一口吻走回家里。

突然,青兰聞道死後有股酒臭味,她轉頭一看,只見一個三十出頭的男人,不怀好意的盯着她,嘴里還打着酒嗝。

青兰登時悄悄叫苦,由于青兰熟悉這個醉汉,是隔邻村的王老五骗子,好吃懒做,還常常扒大密斯小媳妇家的窗户偷看,是人見人厌的泼皮恶棍。

青兰顺手從地上捡起一块石頭,筹备分開這個长短之地。

但是醉汉冲到她的前面,露出满嘴的黄牙,不知耻辱地說道:“我當是哪里来的仙人姐姐呢,本来是青兰啊!别焦急走啊,讓我好好陪陪你!”

“快闪開,否则我可對你不客套了!”青兰举起手里的石块怒道,但是醉汉不但没有闪開,反而借着酒劲刮傷修復劑,步步紧逼,還起頭脱掉上衣。

青兰又怕又恼,她举起石块就朝着醉汉砸了曩昔,一来醉汉的酒尚未醒,二来她感觉眼前一個荏弱的女子不敢對他怎样样,成果石块砸到頭上,起了個大包,還流了血。

但是青兰的這一行為激愤了醉汉,醉汉怒道:“你這個小丫頭電影,敬酒不吃吃罚酒,竟敢打我,看我不把你给辦了。”

男人冲了上来,青兰把身上的竹篓砸了曩昔,也没法阻拦醉汉,究竟结果她是個密斯,很快被男人摁到石块上,嘴里的酒气和口臭讓青兰作呕,她高声呼救。

“哼哼,這個時候點,山上除野狼,哪里另有人?就算你喊破喉咙也没用,你如果乖一點,兴许老子留你一條小命。”

醉汉嘴里固然這麼說,可是他仍是有些惧怕山上有人,以是抬起手掐住青兰的脖子,青兰底子喊不出来声音。

青兰又严重又惧怕,可是她内心清晰,以她的气力,生怕再也逃不出醉汉的魔掌,她不克不及有事,家里另有弟弟mm必要她的赐顾帮衬。

想到這里,她從怀里取出荷包摇了摇,扔了出去,她晓得銀子對她很首要,可是命明净和人命更首要,只有如许她才有可能夺取@時%FHy92%候或機%29z58%遇@。

公然醉汉看到荷包,松開了青兰,她觉得青兰唾手可得,晾她也跑不远,以是他放了青兰去捡荷包,青兰趁着這個機遇,爬起来就跑,一邊跑,一邊呼救。

同時青兰的内心也悄悄叫苦,她朝阁下一看,是個大山沟,如果跳下去却是可以保住明净,但是弟弟mm谁来赐顾帮衬?

眼看醉汉就冲要了上来,就要捉住了青兰,忽然死後有個淳朴的男人声音喝道:“停止!”

固然只有短短的两個字,可是讓失望的青兰看到了但愿 ,而讓醉汉吓得酒醒了一半,醉汉轉轉身怒道:“你谁啊?竟敢壞了我的功德!”

青兰也不由得轉頭看了一眼,只見男人身高八尺,膀大腰圆,浓眉大眼,不外一脸的落腮胡子,看不出春秋,若不是青兰听到他喊了一声停止,青兰還觉得他是劫匪。

“快给我滚,否则我打得你满地找牙!”男人對醉汉怒道,醉汉晓得不是男方的敌手,再加之心虚,他颔首弯腰的說道:“年老,你也看上了這個丫頭,要不你先来?”

青兰一听,吓得一颤抖,這两小我居然為了本身磋商了起来,莫不是刚出了狼窝,又落入虎口 ?合法青兰筹备撒腿就跑的時辰。

忽然男人抬腿一脚,直接踹在醉汉的胸口,醉汉被踢飞了几尺開外,撞到树干上,疼的嗷嗷叫,不外他看到男人挨近他後,赶快叩首道:“豪杰,饶命,我這就滚!”

醉汉說完,爬了起来,回身就跑,青兰想到本身好不易借到的銀子還在醉汉手里,她喊道:“等等,把荷包還给我!”

醉汉有些不舍,可是男人听青兰說荷包在醉汉手里,他怒道:“你觉得你能跑的過我嗎?”

醉汉只好丢下荷包,仓促兔脱,青兰捡起荷包,心想好歹也是男人救了她,怎样也要跟她說一声感谢。

但是當她見到男人眼光的時辰,吓得扭頭就跑,由于她發明男人的眼光一向盯着本身,固然目光中彷佛没有醉汉的那種不怀好意,可是已是草木惊心的青兰,哪里還管這些?

“你是青兰嗎?你别跑啊!我是阿胜!”青兰刚逃出虎口的青兰脑壳固然有些懵,可是听到“阿旺”這两個字,她有些苏醒了過来,放慢了脚步,轉回了頭。

“你别過来,你真的是阿胜哥?”青兰和男人連结着必定的間隔,怯怯的問道,阿胜說道:“不是我,還能有谁?几年不見,你都长成大密斯了,我差點都認不出来了。”

阿胜名叫张庆胜,小時辰随着怙恃出来逃荒,母親在途中归天,父親带着他逃到了净水村,此時阿胜的父親又饿又累,還疾病缠身。

村里人不愿收容這對父子,仍是青兰的父親見他们可怜,又見阿胜的父親生着病,他不但替阿胜的父親治病,還收容了他们。

而且求着村长讓他们在村里留了下来,腾出阁下的一片空位讓他们盖了房子,有了容身之所。

為了感激青兰父親的救命之恩,阿胜一向很赐顾帮衬比他小五岁的青兰。

只惋惜,六年前阿胜的父親积劳成疾,不幸病逝,阿胜埋葬發父親,又将母親的遗骸迁了過来和父親合葬在一块兒。

孤獨孤立的阿胜分開了净水村,外出做了貨郎,從此泥牛入海。

“阿胜哥!”青兰再次見到阿旺,又惊又喜,阿胜問道:“青兰,你爹娘另有你的弟弟還好嗎?”

青兰叹了一口吻說道:“我娘生我mm青凤的時辰没了,我爹客岁病逝了,我弟弟在县城读书,我今天就是去借膏火的,没成想碰到這档子事,幸好你實時赶到,不然......哎!”

“哎,没成想我分開了几年,你爹娘多好的人啊,說没就没了!不外你安心,今後有我在,不會讓人欺侮你!”阿胜叹了一口吻說道。

“阿胜哥,這些年你過的好嗎?你不是出去跑貨郎了嗎?怎样這副服装啊?我還觉得你是劫匪呢!”青兰好奇的問道。

阿胜笑了笑說道:“此時說来话长,我简直做過一年的貨郎,成果碰到了劫匪,被打伤了,幸好被一個押镖的步隊救了。

厥後我成為他们的一員,學了些技藝,帮着押镖,這副服装,有必定的威慑力。我一走就是好几年,想回来報酬你们的恩典,也想祭拜我的怙恃。

我前面听到有人喊救命,我四周找了找,没有發明人,我觉得我听错了,就没管這些,厥後我又听見喊救命的声音,才跑了過来,幸好還算實時。”

青兰听罢,感伤不已,幸好扔了荷包,才有機遇逃過一劫,不然後果不胜假想,阿胜見青兰没有措辞,他問道:“青兰,我的那三間房子還在吧?”

“你分開没多久,我大伯就把你的房子拿起養猪,養鸡去了,我和他们理論過,他们還說我多管闲事,哎!”

青兰說完,阿胜朝着村里的標的荷重元,目的看了一眼,徐徐說道:“他们也没少欺侮你们吧?我定會讓他们把吃的工具全数吐出来。”

青兰和阿胜一邊走一邊聊着回了村,此時天气已黑了下来,阿胜没有處所可以住,青兰讓他住在本身家里和弟弟青山一块兒睡。

次日一大早,青兰正在厨房做早餐,就听見她的大娘在院子里嚷嚷着:“青兰,你個死丫頭,赶快给我出来。”

“我又有甚麼處所惹到你了?年前你才從我家里抢走了工具,今天又想来干嗎?”青兰走了出去說道。

青兰的大娘没好气的說道:“我是抢嗎?那是你们家欠我的銀子,那些只够利錢,還没還清呢,据說你去县城借到了錢,還不拿来還给我?”

青兰内心格登一下,大娘是怎样晓得她借了錢,只有一種可能就是阿谁醉汉說的,公然她看到大娘带着大伯,另有两個堂兄走了過来,死後就随着昨天阿谁醉汉。

想必這醉汉昨天被打了一顿,挟恨在心,是撺掇大伯他们来報仇的,合法青兰不晓得若何應答時,只見阿胜和弟弟青山另有mm青凤從屋里走了出来。

阿胜怒道:“我没去找你们要回我的屋子,你们居然来了,怎样着?你们抢習气了是吧?今天有我张庆胜在,你们休想得逞。”

青兰大伯家的人見到阿胜有些受惊,不外他们仗着人多,再加之张庆胜原本就是逃荒来到這個村的,他们哪里把他放在眼里?

他们抄發迹伙蜂拥而上,阿胜讓青兰带着弟弟mm去屋里躲着,這里他一小我可以應付,說完便迎了上去。

青兰的大伯他们,加之阿谁醉汉仗着人多,觉得可以将阿胜打爬下,但是他们不晓得阿胜练過拳脚,没几下就将他们打的七颠八倒。

成果青兰的一個堂兄恼羞成怒,在院子里摸起一把砍柴刀朝着阿胜的面門劈去。

阿胜機动的讓開了,他固然讓開了,但是砍柴刀中庸之道的砍到在他死後筹备狙击阿胜的阿谁醉汉,醉汉回声倒地,鲜血直流,成果闹出了性命。

青兰大伯一家人偷鸡不可蚀把米,获得了應有的赏罚。

而青兰和阿胜在碰頭後,豪情敏捷升温,几個月後二人结為伉俪,阿胜在县城镖局干事,青山在县城读书,他们爽性把家搬到了县城。

厥後阿胜不想青兰成天為他胆战心惊,辞去了镖師的事情,伉俪二人在冯德贵扩展了的杂貨铺干事。

青兰和阿胜學會了買賣上的過後,在冯德贵佳耦的帮忙下做起明晰買賣,他们和冯德贵佳耦的買賣都做的風生水起。

青兰和阿胜伉俪恩爱,生兒育女,帮助弟弟青山寒窗苦读,而青山很争气,前後考中了秀才,举人,進士,為官一方,造福苍生,青凤也嫁到了大好人家。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台中當舖合法借錢交流論壇  

三重當舖三重機車借款, 蘆洲當舖, 蘆洲機車借款, 沙發修理廚餘回收再利用機關廚餘回收Tshirt團體服, 夾克, 團體制服, 當舖, 汽車借款, 台北汽車借錢, 新店借錢永和借錢中和當舖屏東當舖 三重當舖, 真人百家樂, 現金版, 現金板, 真人百家樂, 北京賽車, 幸運飛艇, 彰化汽車借款, 支票借錢, 支票貼現, 未上市未上市股票屏東借錢屏東借款機車借款免留車, 汽車借款免留車, 補魚機, 百家樂, 娛樂城, 彰化當舖汽機車借款, 汐止汽車借款, 封口機, 堆高機, 空壓機, 飲水機翻譯社LPG, 植物營養液, 贈品, 禮品, 搬家公司, 台中搬家, 台中搬家公司,

GMT+8, 2024-7-22 11:54 , Processed in 0.085673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