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查看: 400|回復: 0

民間故事:男子借錢不還,還想圖財害命,狼:枉费了這张人皮

[複製鏈接]

999

主題

999

帖子

3007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3007
發表於 2024-5-8 14:35:1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尾月二十三,當家家户户都沉醉在過年前的喜庆傍邊時,家住陈家庄东頭的陈無忧現在却怎样也歡快不起来。

從尾月十五起頭,一贯身强體健的老婆突然間病倒了。為了给老婆治病,陈無忧把全数家底都拿了出来。

今天薄暮時分,郎中又来過了,郎中奉告他說,老婆生怕是熬不外這個年了,除非他能找到一味救命藥,不然的话就得筹备後事了。

听了郎中的话,陈無忧如同青天霹雳一般。這味藥材极尴尬得,即便能找到,就他這個家底那是千万買不起的。

家里已赤贫如洗了,怎样辦?莫非就如许眼睁睁地看着老婆死去嗎?

不克不及!

自從十年前和老婆结婚今後,老婆就随着他天天起早贪黑,一年到頭日日如斯,不是如许辛苦的话,老婆能生病嗎?看着躺在床上岌岌可危的老婆,陈無忧的心都要碎了!

就在走投無路的時辰,陈無忧的面前突然一亮:對了!刘百申還欠着我一笔錢呢!無論能不克不及買下救命藥,先把欠账要回来再說,最少它能救濟急。

想到這里,陈無忧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交接了几句八岁的兒子今後,他便朝着刘百申家走去了。

陈無忧是一個诚去疣藥膏,實巴交的农夫,常日里就靠磨豆腐為生。五年前,他的老友刘百申從他這里借了一笔錢,至今已五年了,這笔錢尚未還。

陈無忧這小我心肠仁慈,脸皮子薄,從未和刘百申启齒提過此事,他怕由于這點小事影响了两人多年的豪情。說真话,要不是被逼到這個份上,陈無忧是决然不會和刘百申启齒的。

刘百申也是個庄稼汉,不外他可比陈無忧心眼活泛多了,靠着丈母外家的救濟,刘百申當起了貨郎。别看他的交易不大,但他這小我伶牙俐齒,小摊子一年下来也能赚很多錢,家里的光景天然也比陈無忧家好上很多。

既然是如许,刘百申為甚麼不愿還錢呢?

無外乎如下两種缘由:一個就是他健忘了;此外一個就是压根就不想還,装傻充愣。

刘百申究竟是哪種呢?请接着往下看。

在去往刘百申家的路上,陈無忧的内心一向在揣摩,到底该怎样样启齒呢?我問他要錢會不會把他惹下?如果把他惹下,咱们還會是好朋侪嗎?

不知不觉間,刘百申家到了,怀着七上八下的心,陈無忧推開了門。

刚進到院子,陈無忧就聞到了一股肉香,直到此時,他才想起来了:今天已是尾月二十三了!

既然能吃起肉,百申家的日子過得必定不會差,欠的那點錢應當能拿出来。想到這里,陈無忧的心中便暗自歡快起来。

出于礼貌,陈無忧冲着房子里喊了一声:“百申,百申在家嗎?”

话音刚落,房子里的油灯突然間暗了下来,紧接着房子里傳出来一阵响动,過了好一下子,刘百申才徐徐地走出了房子。

見是陈無忧,刘百申赶紧說道:“是陈年老呀!赶快屋里坐。”

刚進到房子,刘百申就热忱地号召起了陈無忧:“陈年老,你還没用饭吧?就在這里迁就一口吧。”說完,刘百申便将一個黑黑的窝頭给陈無忧递了過来。

看到這窝頭,陈無忧的心中非常迷惑:适才不是還聞到肉香了嗎?怎样顿時就酿成窝頭了?莫非是我的鼻子出了問題了嗎?

陈無忧赶紧辞讓道:“我不饿,你们吃吧。”

刘百申又說道:“年老,嫂子的病怎样样了?”

陈無忧叹了口吻說道:“哎,郎中說呀耳康醫用冷敷貼,,估量怕是熬不外這個年了。”

听了這话,刘百申也不由欷歔起来。

現在,陈無忧的内心虽然想的是和刘百申启齒要錢,但就是不晓得若何启齒。直到闲谈了一會以後,他才启齒了:“百申,你還记得五年前你問我借的那笔錢嗎?你如果余裕的话,就還了吧。你也晓得,你嫂子治病花了很多錢,能借的我都借過了,要不是逼到這個份上,我也不會和你启齒。”

多亏是在夜里,如果在白日的话你必定會發明,陈無忧說這话的時辰是何等的難熬難過,那脸比猴屁股還红。

實在,從陈無忧進門的那一刻,刘百申就晓得了他的来意,只不外他压根就不想還這笔錢,因而便装起了傻。

听陈無忧提及了此事,刘百申顿時哭起穷来:“陈年老,你也晓得,我虽然說做個小交易,但小本買賣也挣不了几個錢,我家生齒又多,挣下的錢可以或许開支就算不错了。就在你進門以前,我還和妻子合计了一下,這本年又白忙活了,不但没挣下錢還又欠了一屁股债。不是我不還你,其實是没瘦臉,錢呀!”說完,刘百申居然還流出了几滴眼泪。

听刘百申如许說,陈無忧明晓得他是在找捏词,可素性仁慈的他也就没再启齒,闲谈了几句今後他便走了。

陈無忧刚走,刘百申的老婆王氏就說道:“你此人也是的,陈年老今朝真有難處,你几多也應當帮上人家一把,不要忘了,當初人家借给你錢的時辰但是没有涓滴夷由的。再說了,负债還錢理所當然,無論人家急不急着用錢,你都應當把錢還上。”

听了老婆的话,刘百申不歡快了:“汉子家的事變你懂個啥?還甚麼還?我還想着来岁把屋子翻修一下呢?再說了,他那老婆得的是不治之症,把錢花在她身上,我看陈無忧也是迷了心了。”

王氏說道:“看你這话說的,人家本身的錢想干甚麼就干甚麼,你一個外人管得着嗎?你不還錢也就算了還在這里說长道短,我看你才是迷了心了。照你這话,未来我有病了你是否是就會把我扔到大街上無論,我看你呀就是個利令智昏之人。”

也许是王氏的话說得有點過重了,刘百申上前就给了她一巴掌。見丈夫朝气了,王氏也就不敢再吭声了。

再說陈無忧,本来期望能在刘百申這里拿上一點錢也好给老婆续命,但他绝望了。

實在,令陈無忧绝望的是其實不是没有拿到錢,而是刘百申的這類立場:明明借了他人的錢却找各類来由赖着不還,世界上怎样另有這類人?

都說仁慈的人很纯真,他仁慈,以是在他看来任何人都是仁慈的,但實在他错了,欠錢不還的人不但有,并且還很多。

怀着绝望的心境,陈無忧回到了家里,看着躺在床上岌岌可危的老婆,陈無忧再次落泪了。

又该到做豆腐的時候了,陈無忧又忙活了起来。

天快亮時,豆腐做好了,一宿没睡的陈無忧便挑着胆量动身了。

天刚蒙蒙亮,路上几近没有行人,走了一會以後,陈無忧有些累了,因而便在路旁的一棵大树下歇起脚来。

歇了一會,陈無忧便要分開,就在他起家的那一刻,一個工具碰着了他的頭。

陈無忧赶紧昂首看去,树上居然挂着一個包裹!将包裹取下来打開後,陈無忧傻眼了!

包裹里有三锭白花花的銀子!

這是谁的銀子?怎样會挂在树上?

必定是有人坐在這里苏息,然後把包裹挂到了树上,走的時辰健忘了。

丢了這麼多錢,主人的内心必定很焦急,不可,我得等他回来!

想到這里,陈無忧便在树劣等起来。

半個時候曩昔了,丢銀子的人尚未来;一個時候曩昔了,那人照旧没有来。

看着垂垂升高的日頭,陈無忧的心中難免焦心了起来。

就在他苦苦期待失主的時辰,刘百申来了。

看到陈無忧,刘百申有心想闪在一旁,可已来不及了,因而他便硬着頭皮走了曩昔:“陈年老,你在這里干甚麼?”

虽然說已對刘百申有了一點不满,但陈無忧仍是挂不住面情和他搭起话来:“我在等小我。”

“甚麼人?”

“也不晓得谁把銀子丢在這里了,我在等失主。”說完,陈無忧便把阿谁包裹拿了出来。

刘百申一看,登時傻眼了:“陈年老,我發明你是否是傻?還等甚麼失主呀,不如如许,這不是三锭銀子嗎,我拿一锭,剩下的两锭你拿走怎样样?”

听刘百申如许說,陈無忧像是不熟悉他似的盯着他看了半天,過了一會他才說道:“你這是甚麼话?這銀子又不是你我的,我们把它分了算怎样回事?”

刘百申咽了咽口水說道:“陈年老,我說你這小我怎样這麼断念眼,归正除我也没人晓得,你不是正好也缺錢嗎?正好拿錢给嫂子看病,怎样样?”

陈無忧摇了摇頭,刘百申見他照旧這般死脑子,登時有點不歡快了:“這就是你的不合错误了。如许說来你不缺錢呀?既然不缺錢為甚麼還要問我要錢呢?莫非我们這麼多年的豪情就值那末點基隆通馬桶,錢嗎?”

陈無忧說道:“我缺錢是真,但這錢不是我的,我不克不及要。”

就在這時候,一個二十多岁的男人行色仓促地走了過来,看到男人脸色张皇的模样,陈無忧的心中已大白了個大要,不外,為了保险起見,他并無自动启齒。

男人朝着陈無忧問道:“年老,我和你探問個事,你有無在這里見到一個内里装着銀子的包裹?”

陈無忧刚要答复,刘百申却争先說道:“没看到。”

听他如许說,陈無忧有點不歡快了,一把将他拉在死後說道:“百申,你這是干甚麼呀?”

瞪了一眼刘百申,陈無忧随即朝着男人說道:“這位兄弟,包裹我捡到了,不外你得奉告我内里有甚麼?肯定無疑後我才能给你。”

男人一听如获至寶,随行将包裹色彩装銀几锭等逐一說了出来,見男人說得丝绝不差,陈無忧便将包裹拿了出来递给了男人。

見銀子合浦還珠,男人甚是歡快,随即拿出一锭銀子就要送给陈無忧,陈無忧死力辞讓,男人执意要给,两人就在那邊互相谦讓起来。

到厥後,陈無忧說道:“兄弟,和你說真话,我家那口兒生病了,我如今也急需銀子,不如如许,這锭銀子就算是我先借你的,若何?等我有錢了,必定更加归還。”

听陈無忧如许說,男人也就再也不對峙了,對陈無忧千恩万谢以後,男人便急仓促地走了。

見有了銀子,陈無忧的心中非常歡快,因而豆腐也不賣了,就要归去给妻子買藥。

在两人措辞的時辰,刘百申一向在阁下看着,見陈無忧拿了一锭銀子,刘百申的心中十分愤怒,立即就将陈無忧拦了下来:“陈年老,没想到你是如许的人,原本兄弟我也能几多分點銀子,你如许一弄,你的銀子得手了,可我却分文未得,你也太不敷意思了吧。”

面临刘百申的這般無理取闹,陈無忧非常無奈:“兄弟,话不克不及如许說,這件事原本就和你没有瓜葛,銀子呢也和咱俩不要紧。至于這一锭銀子嗎你也看到了,這是我問人家借的,未来是要還的。”也许是感觉和他再如许膠葛下去没成心思,說完這话後,陈無忧便再也不理睬刘百申,径直回家去了。

看着陈無忧远去的背影,刘百申越想越来气:跟上這個死脑子,害得我白白丧失了一锭銀子,還口口声声兄弟呢,捡来的錢他不要,却恰恰逼着我要,如许的兄弟不要也罢。

想到這里,刘百申在路旁捡起了一根木棍寂静地跟在了陈無忧的死後,急着赶路的陈無忧底子没有料到常日里和他称兄道弟的刘百申會干出這等丧尽天良的事變,蓦地間,他只觉脑後一阵剧痛袭来,随即躺倒在的甚麼也不晓得了。

将陈無忧打垮在地今後,刘百申赶紧上前将陈無忧身上的那锭銀子揣在怀里,又把陈無忧拖到路邊扔進了路旁的深沟里,随即拂袖而去。

再說丢錢的阿谁男人,他名叫沈万全,是不远處深山里的一個猎户,丢的那些錢是他賣的一些山珍所得来的。

回抵家中今後,為了感谢感动陈無忧的善举,沈万全便從家里又拿了些他在山中采来的寶贵中藥,規劃下山再去感谢感动一番陈無忧。

在陈無忧被刘百申推下山後一個時候,沈万全再次来到了他丢失銀子的處所,往前走了不远,沈万全便發明了一丝异常。

路上和路旁的草丛中散落着一些豆腐!

看到這,沈万全登時多了個心眼,随即朝着路旁的深沟看了下去。

沟底躺着一小我!

看到這,一股不祥的預見刹時涌上了他的心頭,找了一條捷径,沈万全吓到了沟底。

来到沟底一看,躺倒在那邊一动不动的恰是捡到銀子的阿谁恩人,因而乎,沈万全便把陈無忧背回了家中。

也算是陈無忧命大,挨了一棍子又從两丈多高的處所摔下来,他也只是受了點皮外伤,三個時候今後,陈無忧醒了。

得悉是沈万全救了本身,陈無忧非常不测。由于顾虑老婆,陈無忧便要回家,但此時早已是三更半夜,加之山路難行,陈無忧只好留了下来。

再說刘百申,怀揣銀子回抵家中今後,越想越感觉不合错误劲,因而他又弯了回来,他要确認一下陈無忧到底死了没有!

家具交流區,到山沟今後,刘百申傻眼了!

豆腐担子還在沟底,但陈無忧人却不見了踪迹。這一来,刘百申吓壞了,如果陈無忧被人救起那可就贫苦大了。

谁把他救走了?蓦地間,刘百申想起来了:在陈無忧和沈万全措辞的時辰,沈万全說要把家里的草藥给陈無忧的老婆看病,并且他们两個還相互報了住址,會不會是他呢?

不可,為了以防万一,刘百申决议到沈万全家里前往检察一番。

一個多時候今後,刘百申来到了沈万全口中所說的阿谁處所,细心寻觅了一番以後,他看到了一間茅舍,在茅舍跟前偷听了一番以後,他确信陈無忧就在這里。

見陈無忧并無死,刘百申登時吓出了一身盗汗,岑寂了一會以後,他决议来個一不做二不休。

等陈無忧两人睡下以後,刘百申從身上拿出了火折子在房子的附近點动怒来,那時正值冬季,天干物燥,很快,茅舍就堕入了一片火海當中。

就在刘百申暗自歡快之際,只听“嗷呜”一声,一只狼呈現在了茅舍不远處。

從狼的行為能看出来,此時的它看上去非常焦心,在火場邊轉了几個圈今後,狼再也不夷由了,随即冲進了火場中将陈無忧两人救了出来。

比及将两人救出来後,狼满身的毛已被烧了個精光,正躺在那邊大口大口地出着粗气。

虎口余生的陈無忧被狼的行為惊呆了,他怎样也不會想到,從火場里将他救出来的居然是一只狼!

從沈万全口中得悉,三年前,在一次狩猎途中,沈万全救下了這只岌岌可危的狼崽,尔後,每隔上一段時候,這只狼就會呈現在沈万全的茅舍四周,彷佛是在庇護沈万全似的。

見两人古迹般地活了下来,刘百申登時吓得惶恐失措,赶紧趔趔趄趄地跑回了家中。就在他起家的那一刻,那只岌岌可危的狼忽然一跃而起朝着刘百申藏身的處所跑了過来。

刘百申听到死後有消息,便下意識地轉頭看去,就在這一刹時,狼冲着他的烟後便咬了過来,刹時,狼就把刘百申扑倒在地随即张口咬了下去。

没几下,刘百申就被狼活活咬死了。

直到此時,陈無忧這才彷佛有點大白了過来。

次日清晨,在沈万全的伴随下,陈無忧回到了家中。

昨天夜里,沈万全得悉了陈無忧的遭受後,便把本身费尽九牛二虎之力采来的好几味贵重藥材都呆在了身旁,這内里就有郎中所說的那味救命藥材!

喝了藥以後不久,陈無忧的老婆就化险為夷了,次日已和凡人無异了。

也许是此次的履历给陈無忧带来了好命运,尔後,陈無忧的豆腐坊越做越大,没過几年,他便成為了本地首屈一指的有錢人。

和陈無忧结拜為异姓兄弟今後,沈万全也從山里搬了出来,厥後,他也做起了交易。

說来也怪,狼将刘百申吃掉今後,它身上被大火烧伤的處所古迹般地好了起来,你過怪不怪?

(故事完)

在這個故事中,欠錢不還的刘百申與拾金不昧的陈無忧形成為了光鲜的比拟。

刘百申如许的人在實際糊口中大有人在,不记得他人借给他錢的恩典,就记得他人要账時的“無情”,試問一下,這類不留人情究竟是谁酿成的?

老婆急需用錢治病,但陈無忧却能守住底線,不是本身的錢果断不拿,面临不测之財绝不动心,他用本身的举措彰显了人道的仁慈本質。

狼還晓中正通馬桶,得结草衔環,但刘百申不但利令智昏,還見財起意,圖財害命,真是連狼都不如!如许的人真應了他的名字“白生”。

希望世間少一些“刘百申”,多一些“陈無忧”!

本故事系作者原創,若有類似纯属偶合!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台中當舖合法借錢交流論壇  

三重當舖三重機車借款, 蘆洲當舖, 蘆洲機車借款, 沙發修理廚餘回收再利用機關廚餘回收Tshirt團體服, 夾克, 團體制服, 當舖, 汽車借款, 台北汽車借錢, 新店借錢永和借錢中和當舖屏東當舖 三重當舖, 真人百家樂, 現金版, 現金板, 真人百家樂, 北京賽車, 幸運飛艇, 彰化汽車借款, 支票借錢, 支票貼現, 未上市未上市股票屏東借錢屏東借款機車借款免留車, 汽車借款免留車, 補魚機, 百家樂, 娛樂城, 彰化當舖汽機車借款, 汐止汽車借款, 封口機, 堆高機, 空壓機, 飲水機翻譯社LPG, 植物營養液, 贈品, 禮品, 搬家公司, 台中搬家, 台中搬家公司,

GMT+8, 2024-7-22 11:57 , Processed in 0.083490 second(s), 4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